6年救了5000人!孙海洋团聚背后,中国最强打拐神器,早该火了

发布时间:2021-12-16编辑:admin阅读(16)

本文来源于金错刀(ID:ijincuodao),作者云摇7年前,《亲爱的》上映时,孙海洋只提了一个要求,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放到电影片尾。12月6日之后,他再也没有这个需求了。这几天,孙海洋一家团聚的消息,在网上铺天盖地,有4亿人被他们感动。在电视台的直播中,视频中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哭声持续了3分钟。《亲爱的》剧组和黄渤,都在第一时间送上了祝福,电影中孙海洋的扮演者张译,更是感动到落泪。 支撑孙海洋一家人团聚的,到底是什么?有人说,是孙海洋14年的坚持获得了回报。 有人说,是那个4岁的神童符建涛,把孙卓也带回了家。除了这些看得见的因素,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在默默发挥作用的还有中国最强打拐神器——团圆系统。绝望的父母:骑烂10辆摩托,悬赏20万 中国第一人贩子梅姨曾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拐不走的孩子。 人贩子这么猖狂,背后也能反映出打拐寻亲行动的艰难。 发动再多人,也是大海捞针。1997年,郭刚堂2岁的儿子被人拐走了,被五雷轰顶的郭刚堂第一反应是拉着妻子给众人跪下,请求大家帮忙找找孩子。 当晚,村子里发动了500人,3人一组,大家到各个路口、车站去找,可毫无发现。这种全靠人力的寻找,很容易就错过了最佳的救助时间。在那个没有监控的年代,几个小时可能孩子就出省了,即使警察介入,也很难找到。在电影《失孤》中,刘德华扮演的农民雷泽宽,骑着一辆破摩托找儿子的样子,感动了无数人。 而现实比电影更要悲痛十倍。 24年里,只要听说有像孩子的消息,不管多远,他都要跑去看一眼,他被醉汉打伤过,从车上摔出去过,遇到过流氓劫匪,甚至为了省钱去乞讨。 为了找儿子,郭刚堂骑行50万公里,相当于跑了20次长征,他跑遍29省,骑报废10辆摩托车。比找不到更可怕的是一次次失望。孙海洋在4岁的儿子被拐走后,他在大街小巷贴满寻人启事。 新开张的包子铺,也改成了极为显眼的“寻儿子店”,牌子上的悬赏金额,从5万,涨到10万,再到20万。寻亲的电话从寻人启事上,到包子店的招牌上,电影的屏幕上,唯独不变的是那串数字。十四年里,孙海洋接了上万次电话,搬了十几次家,看到一张相似的照片,就用4天从深圳跑到宁夏。到最后,骗子都不再忍心骗他了。你以为这够难了吗?比苦寻多年无果更绝望的,是擦肩而过。在人贩子团伙背后,还有一条贩卖出生医学证明的产业链。 有人买假户口洗白被拐儿童;有人做假的亲子鉴定,补办户口;甚至有人报假警,把买来的孩子运作成被遗弃的,再走合法的领养程序。 被拐卖的孩子,却用合法的身份生活,躲过警察的侦查。像孙卓的案件中,14年来,深圳市公安局对此案高度重视,成立工作专班,追踪了云、贵、川、渝等11个省市行程10余万公里。 但孙卓被找到时,已经有了合法的户口,警察和父母在找人时,不知道多少次和真相擦肩而过。一重重的难关,对于孩子的父母和警察而言,这些已经不是光靠努力和坚持就能完成了。很多家长找了几十年,最后等来的只是绝望。 从14亿人海里捞人,5年炼成“人贩子克星” 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获得回报,这在打拐上格外明显。因此,在团圆系统诞生之初,它被赋予的价值就是,解决人力不能解决的问题,5年找回5000多名儿童,找回率高达98%,是因为它解决了打拐过程中最难的三个痛点:1.解决时间问题:抓住最佳4小时,最快找到根据大数据显示,找到一个被拐骗孩子的最佳时间是4个小时之内。2015年,阿里的一个程序员根据自己小时候被拐骗的经历,把时间问题当成“团圆系统”的第一个要解决的痛点。根据这个想法,团圆系统在接到报警后会在第一时间,将线索发给最有可能看到孩子和人贩子的人群。1小时内覆盖半径100公里;2小时内覆盖半径200公里;3小时内覆盖半径300公里;3小时以上的覆盖半径500公里。 这样,半径数百公里内的行人、扫地大妈、快递员、司机等都可以帮忙寻找孩子。在上线的当天晚上,系统上出现了一名2岁彝族女孩失踪的消息。随即,团圆系统向附近100公里的手机用户推送了女童被拐的通知,包括女孩的失踪详情、犯罪分子的特征和警方的联系方式。 通过群众提供的信息,仅仅用了32个小时,就在河南找到了女孩,和以往比起来,反应速度快了不止10倍。2.解决效率问题:人力找十年,不如系统1秒在大家熟知的寻亲故事里,找孩子的时间单位,总是以几十年起算。郭刚堂找到自己儿子用了24年;孙海洋找到自己孩子用了14年;陈爱珍夫妇找到自己孩子,用了21年......时隔十几年二十年,从14亿人里找一个人,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但“团圆”系统上线5年,已帮助找回近5000名儿童。怎么做到的?靠的是号召其最大的响应。为了实现最大响应,到了2.0版本,团圆系统就开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比如,团圆系统联合了淘宝、支付宝、百度搜索、腾讯客户端、360卫士、高德等50多个APP,让BAT的大佬们罕见合体。有人报警后,相关信息会在第一时间通过支付宝、微博、高德地图等相应渠道自动推送到儿童失踪地周边手机上,最快的调动人群。到时候刷微博的、点外卖的、用导航的、用滴滴的都可以成为便衣警察。 在团圆系统上线首月,河南省新乡市一个3岁男孩被拐,一名出租车司机在收到推送信息后,发现人贩子的踪迹后拍照上传,仅用了14个小时就解救了男孩。如今5年的时间,全国已经有9亿手机用户参与到团圆系统的打拐行动中。 3.解决准确率的问题:1滴血,帮助700多个家庭在找孩子的过程中,认错后付出很多努力和成本,更加让人绝望。在拍《失孤》时,刘德华拍得最辛苦的一场戏,就是雷泽宽为某个线索奔波几天,最终发现找错了人。郭刚堂总是安慰妻子:说不定下一个找到的孩子,就是咱们的。为了解决准确性的问题,公安部门建立了DNA数据库。被拐孩子的父母报警后,父母DNA就会被录入DNA系统,二者筛查比对。5月份在山东济南组织了“集中比对会战”,仅一个月,就抓获8名人贩子,找回718名被拐儿童,6月1日在全国发布了3000多个免费采血点。2017年9月,团圆系统又宣布上线“滴血寻亲”新功能,通过高德地图精准定位,帮助更多没有找到家人的孩子与父母。如今已经有近万人主动到公安机关做DNA登记,目前全国打拐DNA信息库已帮助700多名被拐多年的儿童与家人团聚。 技术胜利背后,意识更重要有个可怕的事实:“团圆系统”虽然找回率高达98%,但服务的人群还没有覆盖全国1/10。关于儿童丢失,有这样一组数据: 中国每年的失踪儿童不完全统计有 20万人左右,找回来的大概只占到 0.1%(真实性有待考证)。 据民政部估计:目前,全国流浪乞讨儿童数量在 100万-150万左右。团圆系统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为什么还是没办法帮到大部分的人呢?刀哥觉得有三个原因:首先,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团圆系统的存在。根据阿里巴巴相关数据,80%以上的父母根本不知道“团圆系统”的存在。而拐卖儿童的高发区是偏远的山区,据统计,在河南、云南以及两广沿海等地乡村地区,买卖儿童几近市场化,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地下黑色利益链。在一线城市还没普及的团圆系统,在拐卖重灾区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其次,很多被拐儿童父母,总是依靠惯性找孩子。关于被卖拐卖儿童,很多家长还陷在误区里,比如 ,孩子丢了不超过24小时,警察不立案;找孩子最多的方式还是发寻人启事;找孩子主要方式还是全国各地跑。因为这些惯性寻亲,很多被拐儿童,父母没有报警,更没有录入DNA,就算孩子被解救了,也只是变成了孤儿,依旧无法团圆。最后,是很多人对打拐的意识不够。为了最大范围宣传,主持人李咏、演员黄晓明、沙溢,都成为“中国反拐义务宣传员”。 但很多人收到推送消息,还是会下意识的当做垃圾信息划掉。张译曾崩溃大哭:求求你们,别划走手机上的“垃圾弹窗”。反观国外的防拐系统,美国的安珀系统有着不可撼动的强制力,对手机运营商来说,推送安珀警戒信息是法律义务。警报触发时,无论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只要你所在地区有孩子失踪,这个系统会强制信息无时无刻的出现在你眼前。 开车时,高速公路指示牌能看到。逛街时,城市大屏能看到。 看电视时,当地媒体轮番播报。 就连赶飞机时,机场指示牌都会显示。 拐卖就是一个深渊,一旦开始,没有哪一步是救赎,技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不能解决一切。 团圆系统的未来,除了不断升级技术,还需要强化着全民参与的意识,这种广告,才是大家需要的广告。结语:“宝贝回家”创办者张宝艳说过:很多亲生父母失去了孩子两次。 一次,是被拐时。 一次,是找到孩子时。 孙海洋的团聚的结局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美好。孙卓说:如果养父母被抓,自己会生气。发展的今天,所谓的养父母还在狡辩,而孙海洋夫妇只能把孩子送回山东上学。对于孙海洋来说,找孩子的过程艰难,迈过去之后,难熬的日子却还有很多。面对这种情况,希望团圆系统迅速普及。更希望有一天,中国的打拐系统,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但用的人越来越少。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扫描下方小程序码给团团留言你心目中最神仙的爱情吧~留言有机会获得团团的独家礼物哦~扫描下方小程序码可一键预约青年大学习!每周的学习都会提醒各位小团子点击小程序中的青年湖南说还有大量积分等你获取~积分商城的奖品等你兑换哦本文由青年湖南综合整理转载请联系授权来源|金错刀组稿|童子纯 校对|柳冰冰初审|彭亚 复审|刘新星 终审|廖成伟 点分享点收藏

标签未知

评论